第十七章 計劃與買琴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倉庫的二樓是高寒的休息區,包含了臥室,衛浴,廚房,以及電腦電視等電器,甚至還有一個娛樂吧臺,不過由于不怎么使用,所以沒有多少酒或其他飲品。



    秦壽在廚房里找到了一些高寒儲備的食材,和一些甚至連包裝都沒有打開過的各種東西方調味料。



    “怎么是電磁爐?”秦壽看著眼前的造句對一旁的高寒道



    “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地方,敢用明火嗎?趕緊做飯吧,希望你的廚藝能帶給我一些驚喜。”高寒坐在一旁一副地主老財似的道



    半個多小時后



    高寒抱著一碗炸醬面,跟餓死鬼投胎似的狼吞虎咽著



    “嘿嘿嘿,你吃慢點,沒人跟你搶。”秦壽看著正狼吞虎咽的高寒道



    “兄弟你是不知道,我想這口想都了好幾年了!去tm的美國菜,跟這比起來簡直就跟屎一樣!”只見高寒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吃光了一碗炸醬面,然后抄起一根洗好的黃瓜一臉享受的啃了起來。



    “呼,舒坦,這才叫飯哪!”高寒躺在梯子靠背上悠閑的道



    “瞧你那餓死鬼投胎的樣兒”秦壽不屑的道



    “對了,兄弟,你以后有沒有什么計劃呀?吭哧吭哧,就準備一直打打街頭混混?自從上次聽說你滅掉蟑螂幫后,怎么就一直沒見你有什么大動靜了,吭哧吭哧。”高寒一變啃著黃瓜一邊道



    “最近期末,學校事多,準備今年暑假再直接把皇后區的黑幫清理干凈,稀溜溜。”秦壽一邊吃著面條一邊說到



    “哦,那你對皇后區的黑幫有多少了解?”高寒問道



    “據我所知還有五個,最大的是巴勒幫,核心成員大概五六十人,武器充足,但沒有多少訓練。其他的都大約二三十人的樣子。”秦壽想了想道



    “的確如此,沒想到你還挺清楚的,我對這些幫派也有不少了解,也許我能幫你把他們的首腦找出來,到時候直接進行斬首,嘿嘿,想想還挺帶勁的。”高寒道



    “斬首?哼,我對斬首可沒興趣,我要的是全殲!”秦壽有些狂妄的道



    因為皇后區的黑幫背后大多有人扶持,即使滅掉一個首領,他們也能很快的再扶持一個,只有全殲才能有效的震懾,讓皇后區的不法分子不敢從事黑幫活動,因為只要他們敢做,就必死無疑!



    “看不出來,你胃口比我還大,不過,我喜歡。”高寒看了秦壽幾眼繼續道“那你準備從那個幫派開刀?”



    “最大的,巴勒幫。”秦壽道



    雖然由于秦壽最近沒有什么大行動,皇后區黑幫對秦壽的戒備也已經暫時放了下來,但秦壽之后的行動必將會引起黑幫的警覺,與其到最后面對一個已經有了防備巴勒幫,不如一開始就出其不意將他解決掉,后面也會相對輕松一些。



    “聰明的選擇。”高寒贊嘆到“對了,我下午買槍,你準備干什么去?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回去,我也要去買點東西。”秦壽回答道,自己的古琴可是還沒著落呢



    “那行,我倉庫后面有輛皮卡,一會兒把你摩托車放后背箱上,你坐我車回去吧。”高寒道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吃完飯兩人又東扯西扯了一會。聊了一會秦壽也從高寒口中得知,原來網上那個關于他的論壇,就是高寒所建的。



    當秦壽問道為什么要叫‘上邊冷’這個奇怪的名字時,高寒的回答是這樣的



    “去你的上邊冷,我特么那叫‘高處不勝寒’!你才上邊冷,你全家都上邊冷!”



    休息了一會之后,兩人來到了停在倉庫后面皮卡前。



    正當高寒發愁怎么把摩托車抬上皮卡車后備箱的時候,卻見秦壽輕輕一抬,就舉重若輕的把摩托車抬上了后備箱。



    畢竟這臺哈雷steert只屬于輕型摩托車,重量也只有兩百多kg,這對于秦壽來說當然算不上多重。



    對此高寒也只能暗罵一聲“怪物”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下午回到紐約城區后,兩人便分道揚鑣,高寒去了購槍店,秦壽責來到了全美最大的華人聚集地之一,皇后區的法蘭盛。



    任何一個華夏人來到了這里的第一感覺,就跟回家了一樣。滿大街到處都是中文和黃種人,耳邊響起最多的也不是英語,而是中文,甚至華夏方言。



    不過作為華夏人的秦壽對這里的了解其實并不多,他也只能在街上緩慢的騎著車,一邊晃悠一邊尋找可能賣古琴的店鋪。



    終于蒼天不負有心人,晃了將近一個小時之后,秦壽終于還是找到了一家販賣各種華夏樂器的店鋪。



    秦壽走進店鋪才發現這里的商品不止是各種華夏樂器,還有一些如漢服折扇之類的華夏物品。



    “這位小哥,想買些什么,老夫給你挑挑?”店主是一位說話帶著粵語口音的老先生,約莫六七十歲的樣子,看上去也是一身的儒雅之氣。



    “老先生您好,在下想買一把不錯的古琴,你這里可有?”高寒也被老先生的儒雅之氣所感染,說話也帶上了點文氣。



    “哦,我這里剛好有一臺朋友的琴,寄托在我這里售賣,還請小哥隨我來,看看是否滿意。”說著老先生坐了一個請的手勢,領著秦壽向店內走去。



    秦壽隨著老先生來到琴旁,這是一把有些年頭的伏羲琴,雖然保養的不錯,但應該許久沒有彈過了。



    “老先生,可否容在下一式?”秦壽問道



    “當然,請。”老先生讓開了身子



    秦壽在琴旁坐下,隨手撥弄了幾個簡單的旋律試了試音色,由于被保養的不錯,所以琴的音色很好,勉強算得上是演奏級了,若在國內,這把琴的價格應該在一萬元左右,但是在美國,就說不定了。



    “琴不錯,就它了,敢問老先生,這價格是多少。”秦壽問道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最后秦壽以兩千四百美金的價格買下了這把琴,又花了一百美金買了一套以黑色為主色漢服。



    秦壽想了想,畢竟是要上臺表演的,而且還是表演華夏古樂器,就總得有個樣子,穿個休閑服去,多少有些不像話。



    ……



    未完待續

5858xs.com
福气神龙网站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