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8章 打殘的小世界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小說網 www..la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隨著楚云這話音落下,雙方之間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消失了。

    無論是鴻蒙神樹理解錯誤也好,是楚云故意這么說要引起他的誤會也好,雙方都知道,裂痕越來越大的了。

    楚云的識海之中略顯熱鬧了。

    第二、第三神魂在識海,加上一個化作了仙風道骨老者形態的鴻蒙神樹,可以湊成一桌麻將了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一臉的無奈盯著楚云的第一神魂,輕嘆道:“楚云吶,咱們一路走來,遇到了許多艱難險阻,都是你我聯手走過來的。我不過是動用了你的一些招式而已,你便不再信任我,這些旁枝末節,你我皆是修行爭渡之人,何必要去在意這么多?”

    “哈哈,老家伙,你說這是旁枝末節?你這話忽悠鬼呢?”

    微微一頓,楚云譏諷道:“若只是旁枝末節,那你的枝芽也給我一株,我這第三神魂,就用你的枝芽凝聚出一具分身!”

    不管間隙有多大,只要鴻蒙神樹想修復,那么給自己一截枝芽的可能性就非常大。

    自己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被這家伙了解了,反倒是他,自己根本就不了解這個家伙!

    他以前所動用的手段,自己現在都還無法破解,他還有隱藏得更深的東西,不把這家伙的底牌全部掏出來,楚云是真的不放心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聞言,氣樂了,道:“你想什么呢?我就是給你一截枝芽,你也不能凝聚出一具分身!再說了,本座現在的身體只是一截嫩芽,你想要我的一截枝芽,那是要我的命!”

    “就算是枝芽,你成長了這么久,也肯定能掰下來那么一小段枝芽。在凡間,生命力強大的樹木,即使是取下一截枝芽重新栽種也能存活,更別說你是鴻蒙神樹了。你的生命力如此頑強,本體都被人煉制成了兵器,你還能逃走一截嫩芽,你現在給我那么一小段,又怎么了?”

    沒有見識到鴻蒙神樹所包含的力量,不知道其真正的恐怖之處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當初把鴻蒙神樹的本體煉制成兵器的那位是怎么想的,這種存在若是加以培養,絕對是一超級戰力!

    鴻蒙神樹搖了搖頭,道:“我現在若是給你一截枝芽,這幾年待在你身體之中所作的努力就全白費了。”

    楚云微微皺眉,他若是不愿意,自己難不成還能強行從他的身上弄下來一截枝芽不成?

    見到楚云有些不情愿,鴻蒙神樹又道:“不過,你若是真想以鴻蒙神樹的枝芽作為自己第三神魂的載體,即使我這邊不給你一截枝芽,你也有可能獲得鴻蒙神樹的一截枝芽。”

    “噢?”

    楚云詫異看了他一眼,他不給,自己又怎么獲取?

    轉瞬間,他又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    楚云眉毛一挑,道:“你該不會是想讓我去奪取那破境尺吧?”

    破境尺,以及之前鴻蒙神樹取出來的那一葉扁舟,都是他本體煉制而成的至寶。

    那一艘船就別想了,這家伙總不可能拆下來一些甲板給自己吧?

    拋開那一艘船不說,那么剩下的唯一獲取鴻蒙神樹枝芽作為自己第三神魂載體的,也就只有那破境尺了。

    只是破境尺那玩意兒還掌控在天帝的手中,以天帝所展現出來的戰力來看,那天帝極有可能是分身。

    若是對方的真身掌控破境尺,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獲取!

    “不錯!正是破境尺!”

    鴻蒙神樹說道:“破境尺,乃是當初從我身上截取下來的一截枝條,雖然是九品仙器,但是把其中的器靈滅了,你入主其中,便可以當做你第三神魂的載體了。到時候,虛空之中的力量,你一樣也能學會!”

    “你是拾掇我去送死吧?那破境尺掌控在天帝的手中,你讓我去搶?別再出你那些餿主意,什么趁著人家大戰之時去撿漏,天帝不蠢,會給你撿漏的機會?”

    楚云算是徹底服了鴻蒙神樹,這家伙都想出來的什么辦法?

    “既然你前怕狼后怕虎,那我就愛莫能助了!”

    鴻蒙神樹聳了聳肩,身上又漸漸的綻放出了一陣綠色的光芒,伴隨著這光芒的灑落,鴻蒙神樹又重新化為了鴻蒙神樹。

    “楚云,我是真的沒有害你之心。我躲在你的第二神魂之中,是有我自己的苦衷的。我知道現在我無論說什么你也不會相信,但我還是要提醒你一下,有我在你的體內,我不會對你造成任何威脅,甚至你還能獲得無窮盡的好處。這鴻蒙之氣便是其中之一,剩下的好處,這些年來,你自己怕是也有體會吧?”

    這話說完,鴻蒙神樹便沉寂了下去,不再和楚云交談了。

    楚云的心不可能就真的因為鴻蒙神樹一番話就給放下的。

    主動控制自己的身體也不是一次兩次了,現在更是展現出了自己所學的那些招式,若是有早一日,當自己變得足夠強大,當自己的戰神霸體變成真霸體,修煉到極致之后,他會一舉奪舍自己的身體嗎?

    畢竟自己的魂引訣,這家伙怕是也學會了。

    他若是想要一具身體的話,一具真正的戰神霸體,那么他肯定是很感興趣的。

    輕嘆了一聲,楚云不知道是自己小心眼,還是怎么的。

    自從鴻蒙神樹在自己的面前施展出了飛龍訣之后,他是越發的不放心他了。

    但拋開這些不說,自己倒是真的從他的身上獲得了許多好處,可以說若是沒有鴻蒙神樹在自己的身體之中,自己絕對無法在短短的四年多時間里,達到太上五階!

    許多困擾在心頭,楚云懶得繼續去思索鴻蒙神樹對自己到底是有好處還是壞處,這一刻,他直接讓這第三神魂從自己的識海之中離開,以虛空能量凝聚身體,暫時可以放下,等取到鴻蒙神樹的一截枝芽之后,可以再作打算。

    但第三神魂既然凝聚形成,那便可以讓這第三神魂好好的駐扎在虛空象族的領地,仔細研究虛空的力量,等那破境尺到手,入駐其中,到時候便可以省去領悟虛空力量的步驟了。

    “這是……這是什么?”

    就在楚云的第三神魂離體之后,虛空象王震撼的傳音,傳入楚云的耳中。

    它感知到了在自己的身前有一頭和自己族群一樣的生物,但這生物沒有以虛空能量凝聚出身體,只是一個虛影。

    這是神魂,他知道。

    但是這神魂,怎么從楚云的識海之中鉆出來了?

    第三神魂擁有自己的獨立人格,聽見虛空象王的傳音,他輕輕的甩了甩鼻子,說道:“我便是你的主子,以后我跟在你的身邊感悟虛空的力量,你沒意見吧?”

    “沒意見。”

    虛空象王連忙搖頭,現在它又怎能有意見?

    在見到楚云這第三神魂之后,它甚至想要好好的分解一下眼前這第三神魂,若不是看到這家伙是自己臣服之人的分魂,自己怕是要直接動手了。

    “虛空象王,我這一縷分身便留在你們這邊了。等我外面的事情處理完了,我會讓你獲取許多你從未見過的力量抗性!”

    楚云開口了,他不想再虛空之中繼續停留下去了。

    火神已經找到,第三神魂已經凝聚,去觀察虛空能量的事情,便可以全部交給自己的第三神魂去做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準備帶我們一起走嗎?我虛空象族放眼這無窮盡的虛空之中,雖然算不得是什么大族,但是我虛空象族的戰力也不可小覷,我們可以為你開疆擴土,而作為我們的匯報,僅僅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力量抗性罷了。”

    虛空象王也對外面的世界感興趣,但沒有坐標,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前往外面的世界。

    以往倒是有虛空獸歪打正著踏入了仙界,亦或是其他世界,但是規則壓制之下,它們被視為入侵者,連個浪花都沒有翻起,便被原世界的居民給毀滅。

    “時機成熟,我會帶你們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留下這話,楚云又對扎根在自己第二神魂的鴻蒙神樹說道:“老家伙,事情已經辦完,你找到火神他們,咱們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他之前說已經掌控了鴻蒙神樹穿梭虛空的手段,其實只是假話,沒有辦法動用虛空能量,又怎么去掌控鴻蒙神樹那隨意穿梭虛空和仙界的手段?

    把身體控制權再次交給鴻蒙神樹,剎那間,一股恐怖的氣息從他的肉身之上散發,正站在不遠處的虛空象王感受到這股恐怖的氣勢,不由得神色大變。

    之前,就是這一股氣息把自己給震懾住,自己才臣服,沒想到,現在又一次展露了出來!

    “你是當初生長在混沌之中的那棵樹嗎?”

    虛空象王終究是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與否,重要么?”

    鴻蒙神樹回應道。

    虛空象王愣了愣,站在原地,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也懶得和他多說,扔下這話,帶著天蕊,直接離開了這虛空象王的領地。

    楚云的第三神魂留在了此地,第三神魂需要去領悟虛空的力量,而他則是要去外面給第三神魂尋找一具載體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光芒而黑暗的虛空之中,碰到虛空獸的概率著實不大。

    火神能踏入虛空便遇到虛空象,只能說她的運氣逆天,也能說是倒霉透頂。

    此時,她們就在虛空之中等待著楚云他們的歸來,沒有楚云,她們根本就找不到回去路。

    “喂,水神,你說那楚云真的能領悟虛空的力量嗎?”

    這已經不知道是水月第幾次詢問水神了。

    在這虛空之中,傳音說話都是一件耗費力量的事情,但她仍然不肯保留點力量。

    孤寂的虛空,沒有人說話,實在是一件很難以忍受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說了,能不能領悟虛空的力量,在于他自己!小姑娘,你這個問題問了我許多遍了,你不累嗎?保留點力量吧,在這虛空之中可沒有任何能量供你恢復!”

    水神說完,便又沉寂了下去。

    水月也不再詢問,她的目光偶爾在火神的身上打量,偶爾又放在水神的身上,偶爾又落在林天嬌的身上。

    她像個患了多動癥的孩子,不給自己找些事做,她很難安安靜靜的平靜下來。

    “林天嬌,楚云在你們無相山的地位是不是很高?”

    她又開始找林天嬌說話。

    林天嬌都懶得搭理她,盤坐在虛空之中,閉目養神。

    “哎,也不知道外面的戰況怎么樣了。那老家伙不知道能不能打敗那個可惡的天帝。”

    盤坐在虛空中,微微偏著腦袋,右手肘抵著膝蓋,手掌撐著自己的腦袋,水月就連嘆氣都是用傳音的。

    她太無聊了,她們在此地至少等了三天的時間,也許還會等更久,這取決于楚云什么時候過來找她們。

    “諸位久等了!”

    便是在此時,楚云的聲音傳入眾人的耳中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控制著他的身體,來到了水神她們停留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楚云,怎么樣了?虛空的力量學會了嗎?”

    水月激動的上躥下跳,終于不用安安靜靜的在這黑暗之中繼續等待了。

    他的出現,便證明他們可以從這該死的虛空之中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楚云笑道:“哪有那么容易就學會的。我也只是好奇,過去看看罷了。”

    “虛空生物和我們是不一樣的生命形態,你想要領悟它們的力量,確實沒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回話的是火神,接著,她又道:“咱們現在是可以出去了?”

    她從水神的口中了解到,楚云有辦法把人從虛空之中帶出去。

    這是一項非常逆天的能力,當今世界,還沒有幾個人擁有這樣的能力。

    楚云道:“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和眾人寒暄了一番,楚云便讓鴻蒙神樹帶他們離開這虛空。

    碧綠色的光芒形成一道防護罩,把所有人都籠罩在其中,蓬勃的生機從‘楚云’的身上散發出來,讓人如沐春風。

    即使是之前受到了無相山大能傷害的水火二神,在這股充斥著生機的防護罩包裹之下,那帶有規則之力的傷口竟然開始緩慢修復。

    “一定是鴻蒙神樹,只有那個老家伙才有這么蓬勃的生機,連攻擊和防御,都是以生機凝結而成!”

    火神在見到這一層籠罩在自己身上的綠色光芒之后,越發的肯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測。

    鴻蒙神樹可沒有理會眾人這些,他施展手段,帶著眾人在虛空之中穿梭,綠色光芒的掩蓋之下,眾人完全看不到虛空的情況,它們就像是被關在了一個以綠色為主題的房間里。

    沒一會兒,久違的仙氣突然涌入眾人的身體之中,這剎那,鴻蒙神樹直接撤掉了那一層綠色的防護罩,把身體的控制權重新還給楚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穹雷霆滾滾,烏云之中散落著陣陣血光,山河在崩塌,大地在震顫,無數生靈在哀嚎,一片世界末日般的情景。

    當楚云他們從虛空之中走出來,看到眼前的狀況,還沒有來得及恢復自己體內的力量,便被眼前的情景給鎮住了。

    “老鴻,你..這是把我帶到了什么地方?這是仙界嗎?”

    若不是周圍的空氣之中充斥著仙氣,楚云甚至懷疑自己是真的來到了一片陌生的世界!

    就眼下這種情況而言,根本就不像是仙界!

    到處都是狂亂的力量,到處都是空間裂縫,到處都充斥著混亂的規則之力。

    有無數人在地面廝殺,也有人在天穹之上飛行,躲避著其他人的攻擊。

    現在他們所到達的地方,就是一片戰場,這方天地好似隨時都要被打碎一般!

    “那是咱們卿水峰峰主!”

    突然,林天嬌的驚呼聲傳入楚云的耳中。

    定睛朝著林天嬌指著的方向看去,那是一個熟悉的人影,正是卿水峰峰主!

    此時,卿水峰主渾身染血,在她的身前,有一團漆黑的霧氣,霧氣上下起伏,偶爾有刀劍的影子從那黑霧之中爆發,裹挾楚云所看不懂的規則之力,攻擊卿水峰主!

    “魂族!”

    楚云發現,這和卿水峰主對戰的人,正是魂族!

    而且,他隱隱從這魂族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縷熟悉的氣息,似乎和那雪月城中自己所感受到的魂族氣息有些相似!

    雪月城中,有魂族的元帥居住在那邊,明面上有雪月城寧家家主寧布衣看守,實則寧布衣也被魂族奪舍!

    “熟悉的氣息,等等,他就是寧布衣!”

    楚云和寧布衣打過交道,上一次在雪月城中碰面,寧布衣才什么修為?

    現在的他,竟然能夠對仙帝一階的卿水峰主造成威脅了!

    魂族恢復實力速度,也太快了吧!

    就在楚云的目光放在卿水峰主那邊的時候,火神一只手搭在楚云的肩膀上,柔聲在她的耳邊,調侃道:“哎喲,這不是那...宮女么?怎么,看你這么在意,是你的老相好?”

    吐氣如蘭,繚繞耳洞,嫵媚的聲音聽得人心神蕩漾。

    楚云連忙拍開了火神的手,說道:“幫我把她救下來!”

    自己從和卿水峰主共患難過,更何況對方還是無相山的人,在自己有能力的情況下,絕對要把她營救出來!

    卿水峰主和那疑似寧布衣的戰斗,顯然是她處于下風,那處處都充斥著的鋒利規則,寧布衣每一次從黑霧之中攻擊卿水峰主,總能在她的身上留下一道傷痕!

    傷勢很難修復,有規則之力阻攔傷勢復原,卿水峰主現在更像是強弩之末,根本就沒有力量和他黑霧之中的魂族戰斗!

    “為何要我去救她?楚云吶,我對你們這些仙人,可沒有什么好感噢。”

    火神一臉玩味的說道,根本就沒有出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楚云微微皺眉,看了她一眼,而后立即和腦海中的鴻蒙神樹溝通。

    雖說和鴻蒙神樹產生了間隙,但是關鍵時刻,他所能想到的,還是只有鴻蒙神樹!

    這不行啊!

    楚云心里輕嘆了一聲,知道這是對他的一種依賴,久而久之,將會讓自己喪失一顆強者之心!

    就在楚云準備和鴻蒙神樹溝通的時候,卿水峰主所對戰的魂族黑霧之中,又有一道劍芒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鮮紅色的劍芒猶如鮮血鑄造而成,帶著殘忍嗜血的氣息,上面有無數冤魂的身形在繚繞,它們發出‘嗚嗚’的悲鳴,勢不可擋,殺向卿水峰主。

    卿水峰主手中提著一把斷劍,她的兵器被打碎了,現在僅剩下半截在手中。

    面對魂族黑霧發出來的攻擊,她神色大變,已然沒有了任何抵擋的力量!

    怎么辦?

    這一刻,卿水峰主那張漂亮的臉上寫滿了絕望,她已經是強弩之末,已經沒有力量再對決這一擊!

    “成為我的一部分吧!”

    緊接著,又是一只大掌從黑云之中探出,在那鮮紅色的劍氣即將斬在卿水峰主身上的那一刻,同時朝著卿水峰主抓了過去!

    “咻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那攻擊即將落在卿水峰主身上的時候,一道淡藍色的劍芒從天而降,裹挾凌厲無匹的氣勢,所過之處,空間寸寸蹦碎,直接沖撞在了那紅色的劍氣之上!

    噗嗤……

    劍氣瞬間崩潰,無數冤魂的虛影騰空,四下逃竄。

    但是淡藍色的劍氣所蘊含的殺招并不僅僅只是如此,似乎對方早就預料到了之中場面,一陣藍色的漣漪陡然爆炸開來,所過之處,那些冤魂的虛影直接消散在了天地之間!

    同時,劍氣殘存的力量直直的斬在那從黑霧之中探出來的胳膊之上,鮮血噴濺,胳膊竟是被直接斬斷!

    “是誰暗算本座!”

    一個暴怒的聲音從黑霧之中傳出來,緊接著,兩只血色的眼睛出現在黑霧之中,猶如碗口一般大小的眼睛,寫滿了冷冽的殺意!

    那一雙眼睛以三百六十度的方位不斷旋轉,最后,那一雙猩紅色的眼睛直接移到了楚云的身上,他怒道:“怒將軍,你...敢坑我?”

    楚云有些愣神。

    能直接喊自己是怒將軍的,除了青蒿之外,便只剩下當時雪月城的那些魂族了。

    毫無疑問,這家伙是寧布衣的可能性極大!

    而且,讓楚云詫異的是,火神不肯出手,水神卻什么都沒有說,直接出手攔截下了那對卿水峰主有生命威脅的招式。

    那淡藍色的劍芒,便是她手中長劍斬出去的,速度太快,以他的修為,根本就無法看清楚這戰斗的場面!

    既然‘怒將軍’這個身份連對方都沒有看出來真假,那么自己說不得還能繼續用這個身份?

    楚云也不再反駁,他放聲大笑道:“哈哈,今天老子不僅要坑你,還要吞了你!”

    “元帥已經趕來此地,等元帥解決了此地的宵小之徒,定要把你這叛徒碎尸萬段!”

    黑霧之中的聲音傳出來,緊接著,竟是直接化作一縷青煙,準備離開此地。

    他認為那一件是楚云斬下來的,楚云既然能傷到自己,那么還真有可能把自己給吞了。

    他已經戰斗了許久,雖然能壓制卿水峰主,卻未必能壓制住楚云!

    就在黑霧要逃離此地的時候,水神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往哪兒走?你說剛才我對你發動的攻擊是暗算?”

    “如果你把這稱作暗算的話……”

    咻……

    她手中長劍脫手而出,從天穹俯沖而下,直接落在了黑霧的身前。

    劍身顫抖,發出陣陣劍鳴。

    “那就光明正大的來打一場!”

    這句話分成兩段說完,當最后一個字落下,水神的身形已然出現在了黑霧的面前!

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

    黑霧的之中傳出來的聲音變得格外凝重。

    原來不是怒將軍對自己發動了攻擊,而是這女人!

    他無法感知到水神的修為,但是對方之前隨意出手便傷到了他,若是真的和她對戰,自己戰死的可能性極大!

    水神一臉平靜說道:“邪祟克星!”

    “噗嗤……”

    楚云不由得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他沒有想到這水神還有這樣搞笑的一面。

    邪祟克星?

    這..都是什么名號啊。

    要不要這么土啊。

    你殺人就殺人,你自報出一個‘邪祟克星’的稱號,怎么感覺跟自己給天帝起名‘夜壺童子’還要搞笑呢?

    “呵呵,那你便是正義咯?”

    黑霧之中的聲音冷笑了兩聲,又道:“今日本座累了,不想和你戰斗,這戰場,本座去也!”

    沒再理會那插在自己身前,還在不斷顫抖的長劍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和這邪祟克星戰斗,如今這方世界無數生命都在死去,自己不一定非得盯著一個卿水峰主吞食,其他仙尊的血肉神魂,對自己來說,也是有作用的!

    “以水為兵,鎮封四方!”

    水神哪里肯就這樣放他離開?

    見他依舊想走,她直接出手了。

    一條長河陡然出現在她的身前,長河之中,無數道以水凝聚出來的人影不斷的從長河之中跳出來,不過瞬間功夫,密密麻麻的以水凝聚出來的身影,便出現在了黑霧的周圍,里三層外三層的把他給包圍起來!

    “上!”

    緊接著,水神打了個響指,那以水凝聚出來的身影,又各自在自己的手中幻化出了各種各樣的武器,都是透明的水流,卻和真正的兵器沒有什么兩樣。

    它們揮舞著這些兵器,直直的朝著黑霧殺了過去!

    她沒再管這邊的戰局,她走到了卿水峰主的身邊,把她從地上扶起來。

    “水神?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認識她,她也認識卿水峰主。

    “你還記得我?”

    水神有些詫異的看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怎能不認識?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苦澀的笑了笑,又道:“我腦袋又沒壞,又怎能不認識你?”

    水神笑了笑,略過這個話題,隨口問道:“這里到底發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詫異道:“發生了什么,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水神道:“我們剛抵達這里,對于此地的狀況,一點都不了解。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聞言,輕嘆了一聲,道:“這場戰斗,便是你們的陛下發起的啊!”

    水神微微皺眉,說道:“那邪祟不是我的陛下。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聞言,眼睛一亮,如此說來,這水神是和天帝決裂了?

    這倒是個好消息,是她加入戰場以來,聽到的第一個好消息!

    “你是怎么和天帝決裂的?那般邪惡的存在,真不知道怎么會成為古天庭的天帝!”

    一提起天帝,卿水峰主便咬牙切齒,心中的恨意根本就無法壓制下來。

    水神其實想反駁,但最終又沒有回話。

    她又怎能不知道天帝的邪惡?

    三尸九蟲,哪一個不是邪祟?

    哪一個又這能做出一些良善的事情?

    可笑自己還想以靜心陣感化他,沒想到反倒是成全了他,讓他把自己邪惡的一面給偽裝起來,表現出一副正義凜然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先別說這些了,我帶你去楚云那邊吧!”

    說完,水神便帶著她,來到了楚云身邊。

    一看到楚云,卿水峰主整個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再看到站在楚云身邊的火神,她心中的震撼便更大了。

    她不由自主的傳音問道: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怎么和她們混在一起了?”

    有些想不明白楚云為什么會和眼前這兩人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當初她們可是敵人,現在水神和天帝決裂,難道火神也和天帝決裂了?

    “說來話長,以后再慢慢給你說。”

    楚云回應著,接著,他又問道:“這到底是怎么回事?為什么此地發生了如此重大的戰斗?”

    戰場得太慘烈了,楚云甚至在懷疑此地是仙界還是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這是死亡谷所在的一方小世界。現在死亡谷已經沒有雷霆環繞了,此地發生了異變,涼州大地所有的勢力,都趕來這邊了。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輕嘆了一聲,道:“我們無相山有不滅境界的強者趕來,正在和那天帝作戰,這方小世界,被打殘了,恐怕要不了多久,就會蹦碎。到時候,咱們可能都得陷入無窮盡的虛空之中了。”

    卿水峰主的話才剛說完,水月便火急火燎的問道:“天帝能和不滅境界的強者對戰?那我師傅呢?就是云逸,云逸呢?他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這由不得她不擔心,云逸最多是仙帝十階的修為,遇到太上境界,他這仙帝十階的修為,根本就不夠看!5858xs.com
福气神龙网站注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