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四章 各顯神通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果然不出安德烈所料,在他用力選擇了要做刺激的事情后,還是沒有什么特別的事情發生。

    芙蕾雅只是給他喂了一杯冰涼的泉水,然后瞇眼笑著,看著山德魯一個激靈坐起來,繼續接下來的互動。

    安德烈從第一人稱視角,默默地評估著接下去的劇情,心里也不得不對菲爾扎實的基本功感到佩服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前世的《人形電腦天使心》、《可塑性記憶》、《剪刀手愛德華》還是菲爾的這個《愛上不存在的人》,如同菲爾所說,主要還是要烘托一種求而不得愛而不能的哀傷,是很少有美滿結局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為什么不約而同地采取同樣的思路,首先是因為悲劇才容易給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其次也是因為,得不到的才是最美好的啊,才最能擊中人心中的柔軟,讓人聯想起自己的經歷……”

    “畢竟,求而不得愛而不能,這是大部分人的共同經歷,能從初戀一路走到圓滿的只是少數人罷了。”

    既然這類作品表達的情感接近,甚至劇情脈絡都頗為一致,那么對于人設的塑造、劇情沖突的節奏以及更深刻的寓意就是決定作品優秀與否的關鍵。

    在這些點上,菲爾都將他的實力展現的淋漓盡致。

    “從小艱難求生,受盡冷眼,既自卑又無時無刻不在進行自我保護的男主角山德魯。”

    “被架構在下流的虛擬世界之中,大部分功能都是提供感官刺激的女主角芙蕾雅。”

    “這兩個復雜的人設,足以撐起一個百轉千回的故事。”

    安德烈一路體驗下去。

    哪怕知曉故事大概的走向,卻仍然被牽動情感,投入其中。

    好的故事就是這樣,哪怕你知道劇情,甚至已經體驗過很多遍,再去嘗試也仍然會沉浸其中。

    安德烈看著山德魯在芙蕾雅的引導下卸下防備,看著他們相處的點滴,看著山德魯跟隨芙蕾雅學習識字,看著山德魯對芙蕾雅漸漸萌發的愛情……

    到最后,成功成為一家店鋪學徒的山德魯,可以說是已經在芙蕾雅的幫助下初步改變了自己的命運。

    而芙蕾雅,卻一直向山德魯隱瞞著一件事,那本承載著她的書籍中以太已經不足。不補充以太的話,到了時間,芙蕾雅所在的世界就會崩潰。

    芙蕾雅,一個虛擬的角色,也愛上了山德魯。

    但她知道自己的狀態,也知曉自己只是一個虛幻的存在,為了讓山德魯能專心應聘,也為了讓山德魯能離開自己,和真正的女孩接觸,芙蕾雅甘愿永遠消失。

    當山德魯應聘成功,想要向芙蕾雅報喜的時候,卻愕然發現,自己視若珍寶的那本書,已經悄悄地化作飛灰。

    恍惚間,他看到芙蕾雅向他揮手:“山德魯,迎接新的人生吧,不要將感情放在我這樣虛幻的存在上了。”

    山德魯愕然良久。

    然后將這些灰燼收起,定下了自己的目標:“我要成為世界架構師……我要,復活芙蕾雅。”

    畫面到這里也是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山德魯會怎么做?

    芙蕾雅是不是能成功復活?

    芙蕾雅和山德魯最終的結局是怎樣?

    這類作品慣用的開放式結局也在這里展現,世界的體驗到此結束。

    退出世界后,一種哀傷和惆悵的情緒彌漫在場地之中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見多識廣的人,體驗的過程中都大概猜到了故事的走向。

    只是猜得到,不代表就不會被牽動。

    一個評委率先鼓掌,隨即場中的每個人都毫不吝惜地給予菲爾掌聲。

    “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。”

    “各種細節都做到了完美,讓我真心希望男女主角能夠走到最后啊。可惜了,結局依舊是個懸念,但也因此讓我的印象更加深刻。”

    評委們仔細思量了一下,都是嘆了一聲。

    菲爾的神經一下子就緊繃了起來。

    緊接著,評委們一齊給出了他們的評分:“《愛上不存在的人》,滿分。”

    瞬間,菲爾的面上就路出狂喜之色。

    滿分啊,這不是穩了嘛。

    就問你滿分怎么輸?

    那就是說最后的名額肯定有自己一個了?

    其他的考核者瞳孔也是微微收縮,但面上并沒有顯露出太過緊張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我承認菲爾的世界很出色。”

    “但我的世界,也絕不弱于他。”

    “他能拿滿分的話,我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果然,接下來的幾個考核者所展現出的世界,同樣是充滿創意,絕不弱于菲爾分毫。

    有的考核者以戰亂中的愛情為主題,命運弄人,相愛之人天各一方,只能徒呼奈何。

    有的考核者則是以平凡之愛為主題,展現柴米油鹽的真實生活,在真實中突出感動,更為讓人動容。

    評委和其他考核者們都是看的應接不暇。

    每一個作品,都是難得一見的精品,都在主題和手法上達到了一定的高度。

    硬要挑出什么錯漏,著實是違心啊。

    “滿分。”

    “滿分。”

    “滿分。”

    評委連續地給出了滿分的評價,以示對這些作品的認可,也讓眾人都深吸了一口氣,不知道會不會有突破滿分的作品。

    也就在這時,場中終于只剩下最后的兩位考核者基尼爾斯與安德烈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能突破滿分,想必也是會在這兩人之中誕生吧。

    “基尼爾斯,你先來介紹一下你的作品吧。”有評委道。

    基尼爾斯點了點頭,走上前來。

    “我的作品以少年青年的青澀愛情為主題,采用了一種特殊的手法呈現。”

    “通過將視角在男女主角之間切換,對同一件事情,展現雙方不同的想法和行為,加強沖突感,烘托主題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基尼爾斯的這句話,安德烈瞳孔驟然收縮,心中驚呼。

    “這是前世《怦然心動》的手法,基尼爾斯,你!”u

    
5858xs.com
福气神龙网站注册